犹记得2016年1月,万达集团宣布以不超过35亿美元现金(约230亿元人民币)100%全资收购美国传奇影业公司,这也是当时中国企业在海外最大的一笔文化并购。

现在两年多过去了,中间发生了太多故事,有着太多波澜起伏,也有太多外界的猜测和解读。

事过境迁,沧海桑田。万达已经彻底转型,而传奇也经历了几轮人事的大变动。

我们在好莱坞偶遇了一位从传奇影业诞生初期就加入公司,并且刚离任不久的大佬级人物: Michael Grindon. 哈佛出身,索尼电视板块的总裁,来到传奇之后一肩挑起了传奇的电视剧业务条线,也是传奇原来的CEO和创始人Thomas Tull“三顾茅庐”从索尼挖到传奇的一名电视行业“老兵”。

经过一番不懈的努力,Michael终于答应了我们的采访要求,和我们娓娓道来他在传奇的经历和点点滴滴。

万达和传奇的关系:“或许远比你想得简单”

去年7月停牌至今,万达电影的重组进程成谜,外界也无从得知万达影视实际的营收和利润情况。万达电影重组的名单中,业绩不理想的传奇影业已经被剥离出去。去年底,万达对传奇影业的资产负债进行了修复,将债务转为股权,又新注资约7.5亿美元。

万达入主传奇在中国媒体看来应该是当年最轰动的新闻之一,但是对于传奇的影响或许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巨大,至少Michael是这么认为的。

“我记得万达和传奇是在2015年下半年开始谈的,基本当时就已经谈妥了,2016年初正式对外宣布,我并没有参与谈判,主要还是由公司创始人Thomas Tull在操作“,Michael点了一杯拿铁,向我们娓娓道来:”这样的变化或多或少影响到了我的工作,当然,必须说明的是万达投资传奇的主要动机还是放在电影市场,对于电视的业务并没有太多染指,但是这对于我来说也算有影响。怎么说呢,来了新的投资人,投入大笔资金,这也意味着我们电视制作能够获得的预算也多了起来“。

Michael任内,传奇两部大制作的电视剧《巨塔杀机》The Looming Tower, 以及《殖民地》The Colony三季都是由他亲自操盘完成;在这个过程中,万达的加盟似乎对于Michael的工作是一大利好。

“我们几个管理层之间自然也会谈到这样的变化,其实说老实话,万达的动机还是比较单纯的,就是想在内容端提升自己的水准以及国际竞争力,我觉得并不是像有些外界理解的那样是为了将资产转移到海外。“ Michael和许多美国人一样,说话开门见山。

“万达对于电影业务是很专注的,无论是在传奇还是国内,对于大制作的影片来说,无论是《魔兽》还是《长城》,如果没有万达这样的金主,都是很难完成的任务。万达的管理绝对有他们的一套,但是并不会事无巨细都管,他们主要还是会让我们自己放手去做自己的业务“。

“当然,我也知道,万达主体上还是一家房地产公司,娱乐产业当初还只是他们业务的一个分支;你们知道,万达在中国有很多影院,在美国也投资了AMC, 所以需要足够多的内容在自家的影院放映也是很自然的道理。宏观上来说,我们也知道中国经济环境的变化对于万达的影响,但是至少在我们这个层面,很多情况下大家都还是旁观者和局外人,传奇的业务不见得因此受到了多大的影响“。

Michael在采访中多次强调万达的投资是出于简单的电影业务扩张的动机,尽管如此,在我们与他探讨万达入主后传奇影业在业绩上的困难时,他也并没有回避。

“后来随着合作的推进以及项目的进展,确实人事上有了一些变动。Thomas Tull从CEO的位置上下来了。这应该算是很可惜的,毕竟我当初去到传奇,就是Thomas Tull的邀请。我觉得事过境迁可以说,中国很多媒体的猜测是不对的,Thomas是自己要辞职,然后去做其他的方向,万达一开始并不想让他下台。说实话,万达一开始之所以会投资传奇,也是很看好Thomas Tull的能力,没有和他之间的顺畅沟通,万达也不会投资传奇”。

2017年1月,曾经参与制作《蝙蝠侠》系列、《侏罗纪公园》等影片的传奇影业创始人兼CEO Thomas Tull (托马斯·图尔)宣布辞职,传奇影业CEO一职由万达集团副总裁高耀群暂时接任(后来也离职了)。四个月后,深度操盘《魔兽》《长城》的传奇东方影业CEO罗异也提出辞职。

“是的,确实有很多人都离职了。我个人你知道也在2个月前离职了,其实离职也没有太多什么外界猜测的因素。一来是我想换一个方向,看看新的机会和可能,二来确实原来在传奇的创始人和管理层离开了很多,包括Thomas Tull等人, 是他们的邀请我才从索尼离开来到传奇的,现在他们都走了,我觉得是时候把位置让给新的管理层去决定了。所以,我们的这些职位变化并不见得一定是和万达有关“。

“传奇无论是在电影还是电视上的业务肯定还会加强,并不会就此停摆,现在他们已经在找新的电视部门的负责人了,所以我的离开并不会对传奇的业务带来多大影响”。

传奇影业出品的《环太平洋2》的成绩和第一部相差巨大,中国地区票房仅有5亿多,而且豆瓣评分仅5.8分,参与观众约8万人,观众的关注度和好感度相对第一部《环太平洋》明显下滑,这样差强人意的表现也得到了Michael的默认。

“传奇在我刚进去的时候各方面还是有创业企业的气息,这一路走来也不容易,现在公司已经成规模,很多事情就变得不是那么灵活。很可惜《环太平洋2》在中国表现一般,但是电影业务就是这样,如果做好了一两部,可能就够很多年的花销了,如果做不对,也就只能努力去做下一部。相比来说,电视的业务风险就低了很多,所以我这么多年下来承受的压力并不是最大的,电影部门的人的压力是最大的”。

美国电视行业发展的秘诀:“全球观众都爱看美剧“

说起电视行业,Michael绝对是美国业界还未退休的高管中经验最丰富的一位,能够和他比肩的电视人屈指可数。

“当初我80年代刚开始入行的时候,是在哥伦比亚,那个时候电视剧市场的竞争很少,国际市场的竞争就更少了。后来索尼和哥伦比亚合并了,合并之后索尼在市场上绝对是规模数一数二的。无论从内容上还是在全球各地的播出网的数量上都是国际领先。当然,这样的领先也是伴随着世界各国电视业务的不断攀升,比如一开始英国一共只有4个电视台,现在大概已经拥有超过300家。在这个从少到多,从初始到成熟的过程中,绝大多数市场都对美国的剧集敞开了大门,当然也有少数的例子,比如中国,中国主流电视台是不允许在主要时间段播出美国电视剧的”。

从索尼跳槽到传奇,Michael等于是从一个铁饭碗跳到了一个新的创业企业。“传奇一开始只是一个创业公司,许多业务,无论是电影还是电视都是依靠创始人以及部分高管之前工作的资源带入的,后来发展很迅速,逐渐成为了一个世界性的企业。我进入传奇就是负责传奇电视业务在全球的发行业务。我在索尼有25年的职业生涯,并且因此积累了相当广泛的全球发行网络与内容资源,跳槽去传奇之后,之前的关系网还是能够继续,并且持续合作”。

传奇在许多中国人的眼中可能只有电影,但是Legendary Entertainment其实并非只有Pictures影业一部分,Thomas Tull在当初构建他的娱乐版块时也很看重电视的内容。

“为了扩张业务,我在全国主要的市场建立我们的办公室,并且雇佣当地的人员。我们在伦敦,首尔,北京等地都有自己的办公室。拉丁美洲地区的业务则是由我们的美国总部直接管理。所以我的工作中有相当一部分的时间都是在全球出差,在当地市场进行业务拓展并且与不同的人接触。传奇在全球市场不仅发布我们自己的内容,更会购买一些我们觉得不错的IP或者好的电视节目等”。

我们同Michael聊起了传奇近几年出品的一些电视剧,虽然这些剧集在中国知名度不高,但是在美国都是在最大的电视台以及流媒体上播出。

“《殖民地》Colony是我们的第一部剧集,并且在USA美国国家频道上播出,剧集播出之后就把网络放映权卖给了Netflix,因此我们也获得了海外的放映权。后来Netflix对